韩国国民日报:KeSPA标准合同也“不公正”,相比GRF的合同更加严重

2019-12-09 15:35:16

次阅读


可以不经过选手的同意转会,转会签约时阻挠...评价:只对俱乐部有利

虎扑12月1日讯   今日韩媒国民日报(국민일보)发表了题为《KeSPA 표준계약서도 ‘불공정’…“그리핀 계약서보다 더 해”》(KeSPA标准合同也“不公正”。。。“相比GRF合同更加严重”)一文,原文(翻译)大意如下:(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搬运截图)


在30号已经确认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制定的的标准合约(提供给职业俱乐部)里包含了大多数的不公正条款。KeSPA标准合约里包括了1.没有选手同意即可转会2.转会后不可再签约等条款。选手单独接触媒体且谈论内容被报道出来的话俱乐部可以立即终止合约这样的条款也包含在内。发生这种情况选手需要赔偿给俱乐部2倍的年薪。应该要保护选手权益的协会却鼓励这种不公正的条款,必定会引起很大争议。

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


国民日报分析了最近拿到的KeSPA标准合约书。作出了“相比于选手更加保护俱乐部利益”的评价。已经发现合约中有多个不公正嫌疑的条款。这个合约书是从2003年星际争霸职业联赛时期开始制定并一直修订到现在,不对外公开,当有特殊需要的俱乐部请求的话则会“悄悄”提供。


专家们指出KeSPA标准合约书第15条“签约转让”这部分是代表性的不公正条款。第15条“选手同意公司有权向任何俱乐部或者团体法人转让相关的权利义务(签约本合同的公司选手)”。选手如果在合约书上签名,就意味着俱乐部可以无视选手的意见并任意转会该选手。转会前需要获得选手同意这样的合理条款,连最近因为不公正合约而陷入非议的GRF俱乐部的合约书里都存在。


精通此行业的一名律师说“期间关于未得到选手许可便能转会的批判非常多”,并指明“该条款会产生问题”。韩国法律工作者协会电竞研究会的尹秀锡指出“这是选手需要无条件服从合同当事者单方面变动的不公正条款”。2001年3月公正交易委员会曾判定过俱乐部方单方面进行选手转会是不公正的交易行为。当时公正委是根据韩国棒球委员会出现的情况下达过纠正命令。

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

不止这些,规定“已转会选手的义务和处理”的第16条条款“选手不向转会后的俱乐部提出变更与前俱乐部的合约”。这就是禁止选手与要转会的俱乐部进行再签约。尹律师批判“选手连和新俱乐部修改合约的权利都没有”,“这个条款完全违背正义”

获得奖金这块也完全有利于俱乐部。合约第6条明确写着“比赛奖金原则上全部归于俱乐部,俱乐部根据公司规则支付一部分给选手。支付的依据则由公司自由决定”。一般情况都是公司拿到奖金再分给选手,但是专家都觉得公司在不和选手商量的情况下自由决定,即随意决定奖金分配,这是十分不公正的。一名电子竞技业内人士说到“选手有可能一分都拿不到”。

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

涉及到肖像权的第14条条款也有类似情况。14条第3项“原则上参加活动和拍摄广告所获得的收益全部归于俱乐部,俱乐部根据公司规则支付一部分给选手。支付的依据则由公司自由决定”。这就意味着公司会全部拿到广告收益。第二条“肖像权,涉外权等全部属于公司,不得已由于选手的个人原因进行媒体出演时,需要提前和俱乐部商议后再进行。”但是KeSPA标准合约书中,没有合约到期后返还肖像权这个条款。尹律师批判到“公司拿走全部收益”这是十分不公正的。其他从业者也指出“合约期肖像权属于俱乐部,但是合约结束后公司还拥有肖像权这种规定听都没听过”。


“通过公司解约”相关的第21条条款也被指出不公正。就合约来说,俱乐部拥有选手的独家官方言论发表权。同时该合约的第25条第5项条款也指出,如果选手侵害了俱乐部的官方发言权,俱乐部则可以选择立即与选手解除合约。同时,选手在与原俱乐部解约后的30天内,应该赔偿给原俱乐部自己2倍的年薪。瑞草洞的匿名律师:“这种条款就是选手私自接触舆论并被报道的话就会被立即赶走的意思”,“赔偿已经支付的2倍年薪是十分苛刻的条款”。

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国民日报拿到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标准合约书。发现多处不公正条款


“除正常比赛期间外的选手受伤情况(无法继续比赛),公司有权解约”这样的条款(第20条第4项)也存在。发生这种情况俱乐部在签约期间需要继续支付的薪水可以免除并且可以要求赔偿。第7条第2项则指出“在没有公司允许的情况下不能进行对身体可能产生危险的活动”。具体什么样的活动会对身体产生危险则没有详细标明。


KeSPA标准合约书第21条中详细标明了俱乐部可以解约的情况。但是在标明选手可以解约的情况的第22条中,则没有相对应的内容或形同虚设。选手在1.公司无正当理由,没有理解关于签约的相关义务的情况下,2.俱乐部遭遇破产或解散的情况下可以解约。尹律师指出“相比于俱乐部解约条款,选手的解约和与其相伴随的权利(损害赔偿),在合约里没有明示,这是十分不公正的”。

第13条“训练怠慢”条款中“选手在队伍训练或者各种比赛和活动中没有按照俱乐部正当的指示行动的时候,根据要求应作出纠正。这种情况下选手因个人原因将承担所发生的损失和费用”。瑞草洞的匿名律师“俱乐部的“正当指示”到底是什么,这个定义很模糊,对于造成俱乐部损失所要进行的物质赔偿对于选手来说是一笔非常大的负担”。


专家们都指出KeSPA标准合约书里几乎没有保护选手利益的条款。这就是完全对俱乐部有利的合约书。合约里都没有选手可以拒绝俱乐部不正当要求的条款。担忧选手的私生活和人格权遭受侵害而要求俱乐部规范行为的条款,考虑选手身体和精神方面的条款也没有。这就是政府制定的大众文化艺术的标准合约书所含有的内容。业内知名律师指出“KeSPA标准合约书不是系统化的而且选手权利这方面不足的地方太多。近期因“kanavi事件”而闻名的GRF俱乐部的合约书看似也优于KeSPA标准合约书,GRF合约书里不公正的地方也很多,但至少没有不经过选手同意就直接转会这样的条款”。

目前调查来看,大部分职业选手的合约书里都包含不公正条约。将KeSPA标准合约书当做草案,里面不公条款的基础上追加条款而制订的合约也有俱乐部曾使用过。某从业人员“LCK也有使用KeSPA标准合约书的俱乐部,最少3个俱乐部使用以这个合约为基础而制订的合约书,当然都是追加了不公条款”。


可以预想到韩国电子竞技协会制订的标准合约书里有不公条款将会引起争议。应该要保护选手利益的机关反而制订了不公正合约。韩国电子竞技协会立场“相较于各个俱乐部必须遵循这个合约的说法,其实是俱乐部为了签约方便申请这份合约的话,我们则会提供,现在认识到这份合约的重要性,所以会继续改善这份合约”。尹律师强调“KeSPA标准合约书问题核心是作为政府立场的标准合约书为什么必须存在,这份合约虽然没有强制性,但作为政府唯一的指导方针,纠正在电子竞技业界蔓延的不公正合约将有着显著的效果”。正未来党议员李东燮在上月22日“电子竞技振兴法修正案”上代表发言指出俱乐部与选手签约时使用文化体育观光部准备的标准合约,正未来党议员河太京指出“公正委立场的合约书要进行全面调查并需要进行纠正”。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搬运截图)


来源:国民日报